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秋天的落叶

发布时间:

秋天的落叶
我独自一个人躺在宿舍里,同学们都已走光。抬腕看了看表,六点二十了, 楼道里咚咚咚尽是脚步声,我的心更烦更躁。今天学校开家长会,很重要。昨 晚我又打了电话回家,是爷爷接的,说爸妈正在田里割稻。当时我的心就咯噔 了一下:都快十点了,还在忙,明天来得了吗? 吱呀一声,宿舍的门被推开了,一个乱蓬蓬的脑袋探矿进来,四下张望了 一下。我在上铺,他可能没看见我,可我却在他抬头的瞬间认出了他。爸爸! 我猛地一下掀开了被子,跳下了床。怎么,还在床上?声音很严厉,却没有一 丝责备的意味。我不由得低下头:我我以为你不来了。 不来?天又没塌。五点多钟,我就上了客车 爸,昨晚我打电话回家,爷爷都告诉我了。 噢一阵沉默,天气预报说最*几天有雨,我和你妈商量一下,就 说着,爸揉了揉满是血丝的双眼,点上一支烟,刚吸了一口,便是一阵猛 烈的咳嗽,我连忙上前替他捶背。蓦地,我发现,爸的衣领里竟夹着一根稻草. 我捏起它,注视着,只觉心里一阵发苦。 我刷过牙,洗过脸,刚走进宿舍,眼前的景象使我怔住了。爸眯着眼,两 手插到肘间,头垂到胸前,一上一下地打着瞌睡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转身冲出 宿舍,站在阳台上,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。 爸爸走了过来,对着镜子用毛巾擦擦脸,又梳梳头,理理衣服,不好意思 地说:走得急,你看我这副样子,儿子都比我高了,可不能让人家笑话。走, 咱们去开会。 到了楼下,爸径直去食堂开会了。我站在楼前的梧桐树下,一阵秋风吹过, 抖落几片树叶。我低头看着这被踩在脚下,即将转化为树肥的落叶,又抬头望 了望爸爸那有些佝偻的背影,猛然间明白了一个等式父母=落叶。




友情链接: